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圖片新聞

鋼鐵雕塑喚起城市記憶

來源:山西晚報 2018年08月20日 08:33

  8月16日,“鋼鐵之夏·2018——中國太原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”完美落幕。來自中國十大美院及國際知名美院的42名學生在太原化學工業園區切磋技藝,創作了42件以金屬機械和零部件為材料的鋼鐵雕塑。山西晚報記者 寇寧攝

  1

  8月16日, “鋼鐵之夏·2018——中國太原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”完美落幕。來自中國十大美院及國際知名美院的42名學生在太原化學工業園區(簡稱“太化”)進行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技藝切磋。經過28天的刻苦鉆研,42件以金屬機械和零部件為材料的鋼鐵雕塑創作成型。它們的誕生為太原老舊工業園區的轉型發展注入了新活力,展現了太原作為一個工業城市的發展歷程。同時,也彰顯出太原正用新的藝術形式表達自己的文化品格。

  太原,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,也是我國重要的早期工業城市,不少大型工礦企業為能源工業建設做出過卓越貢獻。近年來,隨著工業生產方式的演進和產業結構的調整轉型,隨之而來的是大量機械設備被閑置或淘汰。如何處理這些工業遺存?太原市政府與中央美術學院聯合中國美術家協會雕塑藝委會,對工業遺存進行藝術再創造,將工業廢棄物以一定順序重組,成為了一座座社會性、觀賞性兼具的鋼鐵雕塑。這種“化廢為寶”的新路子,以“鋼鐵之夏——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”為載體,實現了一次次華麗轉身。

  7月20日,“鋼鐵之夏·2018——中國太原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”正式開營,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等知名美院的42名學生在太化工業園區開始了艱苦的創作之旅,廠區內廢棄的金屬機械和零部件就是創作材料。怎樣“變廢為寶”,還能彰顯山西特色?青年藝術家們入駐太原后,相繼參觀了山西省博物院和晉祠,在了解山西本土文化、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時,尋求創作靈感和源泉。構思選材、繪制草圖、擬定方案后,帶隊的專業老師就其學術性、可操作性、安全性等方面進行了逐一考量,方案通過,才能開始創作實踐。為保證創作效率和質量,每位學生都會配備一名力工和一名焊工(均由太化集團臨時招募,隨機分配),“學院派”和“老師傅們”的工作方法相互補充,合力完成作品制作。

  金屬的敲擊聲、機器的轟鳴聲……近一個月來,太化廠區內熱火朝天。學生們頭頂炎炎烈日,身著厚厚的工作服,頭戴安全帽、防毒面具,辛勤創作。經歷了切割、打磨、鍛造、點焊、噴砂、著色等工序,一件件鋼鐵雕塑脫穎而出。那些沉睡多年的工業廢棄物重新煥發活力,具備了很高的藝術價值。8月16日上午,來自全國各大美院的專家學者對所有作品進行了“檢閱”(點評);下午,他們又與這些青年藝術家匯聚一堂,就作品創作歷程、心得體會等進行了互動、交流和探討。17日上午,所有師生返程北京,創業營圓滿落幕。“鋼鐵之夏——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”作為全國各大美院每年的暑期活動,已成為一個學術品牌,目前共舉辦過8次,分別在內蒙古磴口縣、大同、太原進行,共創作出532件作品。從2013年起,該活動連續在太原舉行,已有6個年頭。其中,已有17件作品矗立在太原(位于長風商務區內),供公眾觀賞。

  太化集團一位負責人介紹:“太化集團是老牌國企,是國家‘一五’期間建設的三大化工基地之一,1960年由蘇聯援建而成。2011年,為響應政府打造碧水藍天綠色能源發展的要求,進一步優化產業結構,我們廠整體搬遷至清徐化工新材料園區。就這樣,位于市區的廠房便閑置了下來,寬闊的場地和豐富的廢舊器材可以讓學生們充分施展才華,一連6年,他們都在這里進行創作,他們打造的鋼鐵雕塑也將成為我們重要的企業資產。一直以來,太化都在轉型發展,下一步,計劃將老廠區建成為工業遺址公園,這樣一來,這些作品就有更多機會走向公眾視野,走進百姓生活。”

  訪談 創作有社會價值的藝術品是青年應有之責任

  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副主任孫璐,連續8年擔任創作營的指導老師,山西晚報記者對其進行了采訪。

  山西晚報:想要參加創作營,對學生有什么要求?如果有幸加入,對其作品又有何要求?

  孫璐:每次活動都以中央美術學院的學生為主,面向全國乃至世界的知名美術學院進行招募,要求學生必須對金屬雕塑有基本的知識和實踐經驗。這次活動中共有5名外籍學生,來自澳大利亞、保加利亞、希臘、韓國、日本,為保證順利完成創作,大多數國際學生都配有一對一翻譯。

  進入創作營后,要求利用廢舊鋼鐵材料,在28天內做出一件至少4米高的大型雕塑。雕塑創作營是聯合打造的文化品牌,旨在通過對工業遺存進行保護性開發利用,彰顯城市文化底蘊,所以,學生們的作品必須與太原的文化主題相關,并具有原創性。以往我們要求學生“3米做兩件”,這幾年變成了“4米做一件”。雖然看起來只是增加了1米,但是整個雕塑的體量卻增大了很多倍。而事實上,很少有人只做到4米,大多數人的作品是6米到7米,有的甚至更高,今年最高的作品是12米。

  山西晚報:平時在學校,學生們也應該會進行一些雕塑創作實踐吧?與那些課堂作業相比,創作營的實踐有何不同?

  孫璐:在學校里,學生們除了理論知識的學習外,也會有相應的實踐,包括對不同層次的材料(如銅、鐵、木頭等)進行雕塑的初步探索,也會有遞進式的創作實踐,最后還有畢業作品這樣的深入實踐,但這些與創作營的實踐都不一樣。在這里,我們有大量的工業廢棄物原料,而且還要用到很多大型機械設備,比如叉車等。更重要的是,還有很多操作經驗豐富的工人師傅做助手,學生創意有余,經驗不足,但工人師傅在安裝、建構、焊接等方面都很有經驗,這樣組合可以取長補短,而這些資源在校園里是接觸不到的。

  這次的創作以閥門、管道等材料為主,想讓它們以一種新的形式煥發活力,這并不容易。創作的過程中,除了將所學應用到實踐中外,更重要的是要學會交流協作,對金屬材料語言進行深入探索,將現有資源(包括人工、材料等)的能量發揮到最大。對于學生們而言,這是從學院工作室到社會大工廠的跨越,是巨大的挑戰。但這是一個學生從高端學院教育走向社會的必經過程,只有走出來接接地氣,才能更好地融入社會,才能為他們將來獨自創作打好基礎。

  創作營是一種面向社會的教學實踐,不僅要培養獨立的藝術家,還要塑造一個有社會關切的人,一件好的作品必須考慮到與觀眾的互動,創作有社會價值的藝術品是一個青年應有之責任。

  山西晚報:在太原一年當中最熱的時候,您帶著同學們在烈日下創作,怎樣形容這種生活?

  孫璐:鍛造。雕塑是需要長期積累的藝術,包括生活閱歷、藝術實踐、思維認知的積累。每天要在高溫下作業六七個小時,燙個泡、劃個口子,這些小意外在所難免。整個創作過程勞動強度很大,不僅考驗體力,更考驗思維、心力和毅力。從構思到實施,時常會出現很多不可控因素,方案需要不斷地調整改進,這是一個從“痛苦”到“痛快”的過程。鍛造鋼鐵作品的同時,也在磨煉學生鋼鐵般的意志。活動舉辦數屆,很多學生經過創作營的培養,已經在藝術道路上頗有建樹,每每談到創作營,都覺得那是他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經歷。

  這次活動,包括指導老師、后勤保障人員等在內共有200多人參與,大家都在配合我們的創作,感謝大家的付出,也感謝太原市政府對我們的支持!

  炎炎夏日享受創作的快樂

  17日上午,山西晚報記者走進太化,欣賞了此次創作營的所有作品,有以礦斗為基材的作品《鐵瀑》,還有以傳統古建為靈感的作品《不周柱》……矗立在園區內的作品,與這里的氣息相呼應。山西晚報記者特別采訪了3名創作營中的學生代表,傾聽他們的創作構思和感受。

  陳嘯東:《工業·樹》中央美術學院研二

  這件作品的創作初衷來源于晉祠里高大奇崛的樹木和古太原“晉陽八景”之一的土堂神柏。人們常說山西是“中國古代藝術博物館”,我們在山西博物院等地,通過文物、文獻等切實感受到了文化強大的生命力量,而晉祠的柏樹就是這種強大生命力的象征。所以,我想用太化工廠里的廢舊金屬工業材料來創作一棵樹,希望可以給這些已經廢棄的工業材料,注入一種文化或自然的生命力量。當這些機械失去其原本的使用功能后,通過雕塑將其轉化,帶給人審美上的滿足和精神上的享受,甚至能引發人們對自然、工業的一點思考。

  收獲和感受:創作過程離不開老師的指導,離不開與同學的交流,也離不開太化的工人師傅張春生。說起張師傅,我打心眼里佩服和感激他。他常說,學生們憑空構思一件作品不容易,能幫你實現的話,你一定很有成就感。他不單理解我們的情懷,而且技術非常好,焊工、電工、鉗工樣樣都行,幫我解決了好多焊接難題。這是我第3次參加創作營,也是最放松、最享受的一次。也許是因為有了前兩年的創作經驗,有老師和工人師傅的鼎力相助,這種輕松愉悅的感覺,一直貫穿了整段“鋼鐵之夏”,也貫穿了我2018年的整個夏天。

  吳爽:《無盡之柱》中央美術學院研一

  山西,我來了兩次。第一次是下鄉考察,感受到了山西的地大物博;這次來,更多感受到的是這里的生活狀態、經濟增長等。在鋪天蓋地的材料中,當我看到煤礦礦斗車時,我興奮了!礦斗車作為運輸工具,它運輸的是煤,也是整個山西的命脈。于是,《無盡之柱》誕生了。廢舊的礦斗一個接一個往上不斷重復延伸,這種無休無止的簡單重復,讓人的意念凈化集中。作品所表達的是我對雕塑與自然環境關系的關注,同時線形的結構把人們的視線和哀思引向無盡的蒼穹。最后以藍色為主色調,金色、黑色為輔,體現山西人民對美麗藍天這一生活環境的向往和追求。

  收獲和感受:第一次參加創作營,第一次接觸直接金屬雕塑創作,整個過程有些吃力。制定方案時,老師一次一次地否定,直到第五天,我的方案才通過。在創作過程中,從理論到實際操作的各種方式方法,從方案的考慮與老師的交流,再到現場與工人師傅的交流,一點一滴都讓我受益匪淺,這些都是課本上學不到的知識,很珍貴。作品制作的過程,也是自我成長的過程,讓我充滿了無限激情,不斷地打磨作品,磨煉自己。

  劉童:《荒原》中央美術學院大三

  大多數雕塑作品,觀者都是圍著作品觀看,而我,想創作一個可進入的場域,這就是《荒原》的出發點。豎直向上的部分和向下的延伸,以及沉臥的地面共同構成了這個完整的作品。在去太化園區的途中,一路上都是拆除與重建并置的景象,在這樣劇烈的新舊交替中,我希望保留那些被棄置的痕跡,建立一個老舊的、工業的、凝固的氛圍,而材料本身恰恰就帶有濃重的工業時代氣息,這與創作主題不謀而合。 收獲和感受:我的創作完全不按草圖來,以前在學校的時候,也嘗試過這種方法,不過作品比較小型。可是,一件大型雕塑的創作并非小雕塑的放大,創作中會遇到很多問題。我一直在材料堆里轉,邊想邊做邊比對,整個制作過程比較即興。操作現場有大量龐大沉重的器械零件,面對它們,時常感到難以控制。跟學校那些“聽話”的材料相比,想要改變它們的形狀,并不容易。或許,這正是有趣的地方,讓我最后呈現的作品出現了許多意外之喜。相信這次經歷,會讓我受益終生。

  8、9版采寫:山西晚報記者馮華8、9版攝影:除注明外 山西晚報記者 寇寧

  1、朱仲魚作品《城堡》。

  2、張一冉作品《終》。

  3、王川作品《相·物》。

  4、緱晴徽作品《我們住在一艘黃色的潛水艇里》。

  5、劉童作品《荒原》(中),吳爽作品《無盡之柱》(左)。

  6、創作營結束之際,大家合影留念。圖片由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提供 7、陳嘯東作品《工業·樹》。

(責編:牛德芳)
3D试机号金码 华东15选5 新三板股票查询 正版哈尔滨麻将 sg飞艇开奖记录 电竞比分网esports 奕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吉林11选5推荐号码 安徽快三 甘肃11选5玩法技巧 河南481投注对照表 快乐十分怎么玩 11选5开奖浙江 不要玩欢乐麻将 一肖平特如何计算 闲来江西麻将怎么下载